成功案例

硬膜外刺激装置,脊髓损伤的革命性治疗,给我们的患者一些显著的成果。他们两人在此分享他们的故事。这两名患者都慷慨的表示,他们愿意回答来自其他SCI患者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以了解更多信息。

Captura de pantalla 2558-11-26 a la(s) 17.04.02ANDREW BELL,29岁来自英国

在2015年5月过失汽车司机撞上了Andrew的摩托车,造成Andrew胸部以下的瘫痪。

两根金属棒插进了他的脊柱,在他出事的三天内Andrew被告知他不可能再走路了。甚至在学习硬膜外刺激治疗前他拒绝接受这一结论。在精神和身体的健康上,仍然极其的肯定,之后的硬膜外刺激手术帮助他获得很好的效果。

Andrew的初步效果非常好。像以前所有的病人一样,几天以后他就控制了自己腿,他出色的身体素质有助于康复过程。我们都希望他能实现他的既定目标,在2017年底前再完成一次马拉松,“即使要花24小时”。

Andrew Bell
他决心战胜他的诊断,Andrew下个月将前往泰国接受硬膜外刺激手术,并有1亿2000万干细胞注射到他的背部。他将接受突破性治疗,争取在他30岁生日时重新站起来。
英国国家日报:EXPRESS

Andrew仍然在筹集资金以支付在泰国和回英国的扩展的康复治疗。想要了解更多信息和帮助他的方法,请点击这里查看他的页面。

更新 – Andrew现在站了起来并在辅助下一次可达30分钟。

Captura de pantalla 2558-11-26 a la(s) 17.03.11

SZYMON BISAGA, 17岁来自波兰

 

他在2014年被电车撞到,并彻底告别了C5 C6。他的事故很严重,并接受了很多手术。

 

在他出事之前,Szymon是一个有竞争力的棒球选手,并非常活跃。他筹集资金以支付在国内的治疗费用,并非常感谢所有捐助的人。

 

他的装置是在2015年10月植入的,并在手术的四天内又再次控制了他的腿。到目前为止,他的视频在Facebook上已收到超过50万条评论。

Szymon Bisaga
“他瘫痪了,但他很想再打棒球。我们可以一起帮助年轻运动员实现他的梦想。”
波兰国家每日新闻报 - Gazeta Wrocławska
“由于Szymon父母的极大努力,有一个机会为年轻的运动员恢复正常功能。Szymon被选定在泰国接受这项昂贵并复杂的手术。”
波兰体育杂志 - Sportowy Wrocław

Szymon在他的映射,编程和物理治疗期间,取得了良好的进展。他回家感到非常乐观。
“以前,我只能训练并希望,也许有一天我可以移动我的腿,但现在我移动了我的腿,所以有一天我可以重新走路,那是下一步。”

 

观看整个案例的视频

CNN (2014年4月)

“一个瘫痪的人采用新技术移动他的腿”

NBC (2014年4月)

今日秀节目片段硬膜外刺激的研究成果

英国国家日报“每日邮报”发表了一篇Andrew和他治疗成功的主要文章。

article-preview

BBC News (January 2016)

News feature about our patient Andrew Bell following epidural stimulation treatment.

Connor Hughes,

another patient who has experienced positive results following epidural stimulation implantation. His story was featured in the British press.

Connor Media Report

灵感来自克里斯托弗和达娜里夫基金会脊髓损伤工作 (HTTP://WWW.CHRISTOPHERREEVE.ORG/)

 

这一突破性的技术现由UAM提供,帮助脊髓损伤患者通过电刺激脉冲恢复肢体动作。

 

在2014年通过里夫基金会而闻名世界,治疗包括通过一种相对“简单的”外科手术植入硬膜外脊髓刺激器。

 

当干细胞治疗和大量的康复治疗相结合时,这个方案目前是世界上对SCI领先的疗法。

 

 

谁是硬膜外刺激治疗脊髓损伤的好的候选人?

 

硬膜外刺激装置可被植入,以刺激患者的上肢或下肢。通常,这个装置被植入在C1-C5(上肢)或 TH10-L1(下肢)之间。

位于那些级别的任何损伤需要按具体情况具体评估。这是因为,丛区域有神经出来,装置需要装在那才能正常工作。如果患者的损伤是这些级别之一,最可能的是也有钛已固定到位,没有留下空间以植入装置。而且,它可能会中断信号。

在C5以下Th10以上的损伤患者绝对是好的候选人。
该装置可以帮助所有无论损伤多久的患者恢复自愿腿部运动。较早决定接受手术的患者可以期待更快的结果,因为保持了肌肉力量。

这并不意味着,旧伤的患者不会从该装置和治疗中受益;只是与一个假定事故后较早治疗的患者相比,理疗过程可能需要更长时间,更多的会议和训练。接受治疗的最佳时间是在事故发生后两年,在所谓的“黄金恢复”期。

q

硬膜外刺激可以提供给不完全和完全损伤患者。该装置激活副交感神经系统,这不是通过大脑与肢体连接的原始路径,因此,即使脊髓完全损伤,还有一另条路径连接到身体的下半部分。通过该副交感神经系统的信号是低强度的,因此,需要从装置增强功率。

虽然该装置可以无限期的使用,电池能持续用九年,可以训练大脑,通过不同的路线进行通信,即使关闭装置,患者最终可能会控制一些动作。

即使一个SCI患者不能直接归入上述类别,他们仍然应该与我们联系。不仅未来的改进可以扩大损伤治疗的范围,而且在2014年以前,UAM成功的提供了相同的“干细胞结合康复治疗”方案给没有植入装置的脊髓损伤患者。

 

了解更多关于全面治疗和康复治疗计划,包括干细胞治疗如何帮助SCI患者的继发性并发症,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