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受硬膜外刺激治疗后8个月,对Andrew Bell的采访

25 Aug 在接受硬膜外刺激治疗后8个月,对Andrew Bell的采访

2015年5月,Andrew Bell被卷入了一场摩托车事故,导致他腰部以下瘫痪。 尽管英国的医生告诉他,他再也不能走路了,但他决心要实现不同的结果,并开始研究脊髓损伤的治疗方法。 那就是当他发现硬膜外刺激,并决定前往曼谷接受 Unique Access 的这种突破性治疗的经过。

治疗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 Andrew 仅在硬膜外刺激装置植入后几天就能重新控制他的腿。 在曼谷的这段时间里,他在康复治疗的每个阶段继续取得惊人的进步。

_4__Epidural_Stimulation_Now

 

Andrew现在回了英国,自从他接受硬膜外刺激术后已有八个月了。 最近我们见到他,看看过去几个月他是如何进步的。

问题:您在硬膜外刺激手术后返回英国已经8个月了。 你在这段时间里取得了哪些进步?
Andrew:是的,我回到英国已经8个月了。 在这段时间里,我在几个方面取得了进步。 最大的进步是我的核心力量和平衡,这对于帮助我独自站立和迈步是至关重要的。 当我离开曼谷时,我可以控制我的核心和盆腔区域,这是Beer(Andrew治疗期间的物理治疗师)和我在我回家之前所努力做的。 其次,在踢腿时,我已经看到了很好的改进,我现在可以把腿踢出去,并保持那个姿势更久一点儿。 因此,这增加了我股四头肌的大小,当然也防止了我腿部的萎缩。

问题:除了增强了功能性运动之外,您是否注意到任何其它方面的改善?
Andrew:我也发现膀胱和肠道控制还有功能能力有了一些很好的改善,最近刚刚开始有膀胱充满的感觉。

问题:可以告诉我们现在你回家后,都做些什么样的日常锻炼?
Andrew:我的日常锻炼通常包括我自己在家做康复,以及在医院的私人康复治疗。
对于在家里康复,我会从床上的一般练习开始,完成刺激器上的不同程序。 所以我先举起我的右手,然后把左膝抬到胸前,每条腿做30次。 然后我会坐在床上,做10次踢腿。
我家里现在有双杠,所以我会做一些坐下站起来的练习,直到我的腿没有力气,或者我会做独自站立练习,先从双杠抬起一只手臂,然后另一只,再然后两只一起,这取决于那一天我的腿多有力。 第二天我通常会休息,但我会在早上和晚上用我的站立架站立1小时。
我每隔一周的星期三会去私人的普拉提和物理治疗,在那里我努力练习我的核心力量、稳定性以及我的上半身,这相当地有帮助,使我在站立时注意到了很多的改进。
我也在医院使用他们的助行架,在那里我可以做一个小时的跨步练习。

问题:回想你来泰国进行硬膜外刺激手术之前,你有什么希望、设定了什么目标?
Andrew:在我去泰国之前,我满怀希望,有很多的自信。 我只关心两个问题; 1. 我的硬膜外刺激手术安全是否安全无并发症? 2. 当我们打开刺激器时,它会起作用吗? 如果这两件事都是成功的,当然它们是成功的,我自己知道一切都需要大力拼搏和奉献精神; 而我有丰富的拼搏奉献精神。我不断努力使自己得到最好的结果。 在我离开之前,为自己设定的一个目标是在我30岁生日(12月8日)时不用支撑自己站立,并向所有我的家人,亲人和朋友发送消息,感谢他们在我事故发生后所给我的一切爱和支持。 这只是我硬膜外刺激手术后21天,仅在6个月之前医生告诉我妈妈,我的脚趾再也不能动,更不用说站起来了,特别是在看到对我妈妈,看到她的儿子再次站起来意味着什么之后,我非常自豪能够把这个信息发回家

Andrew Bell, standing together with the hospital team on Christmas Day. Andrew set himself a target of being able to stand up by his 30th birthday (8th of December) and thanks to his hard work and determination, he was able to do it.

Andrew Bell,在圣诞节与医院团队站在一起。 Andrew为自己设定了一个能够在他30岁生日(12月8日)站起来的目标,由于他的努力和决心,他能够做到这一点。

问题:您觉得治疗之后,设备和康复治疗是否引导您实现了您的目标?
Andrew: 我认为尽管我对治疗有如此高的期望,但是治疗,特别是与Beer一起进行的康复治疗,以及Unique Access团队的其他人对我的帮助远远超出了我的期望。 在我的第一次康复治疗期间,在我硬膜外刺激手术后仅3天,就能够把我的膝盖抬到我的胸前,这就像做梦一样。 从那时起,我很快就能站起来,并撑住自己的身体,自行站立,然后迈出我的第一步,最终迈出只有双杠支撑没有助行架的第一步,这超出了任何人的期望 ,包括我。

问题:接下来,你在继续康复治疗方面有什么计划?
Andrew: 我的计划是在家里继续做康复治疗和私人物理治疗,以帮助提高我的腿部力量,我也希望能够在医院做一些额外的跨步训练。 我的主要目标是筹集足够的资金,以便能够返回曼谷,并与Beer和Unique Access团队进行进一步的康复治疗,我知道我将在达成目标方面取得最好的结果。 我的目标是能够用步行器走路,然后拐杖,希望有一天能够不用辅助自己走路。

问题:您对考虑开始硬膜外刺激治疗的人会说什么?
Andrew:对正在考虑硬膜外刺激治疗的人,我想说,你只需要看看这个采访和一些发布在硬膜外刺激网站和社交媒体上的介绍或我自己的“行走任务”页面的内容,看看这对我的生活带来了多少变化。 无论你是完全性脊髓损伤患者还是不完全性的,这种治疗可以帮助你重新获得一些运动功能,然后你可以再次站立和行走,就像我一样,这是任何一个SCI患者的梦想。 做完了治疗,并与曼谷的 Unique Access 团队一起工作,我可以坦白地说,从医学角度来看,这是非常棒的。 从医疗保健,营养,物理治疗,手术本身和后期护理,整个治疗远远超出了我和我家人的期望,我强烈推荐。


Andrew已经建立了他自己的Facebook页面,以分享他的进步 – www.facebook.com/missiontowalk

如果您想了解有关硬膜外刺激的更多信息,请填写我们的联系表单,患者代表将尽快与您联系。